手机资讯    期货日报电子版   
首页 >> 金属 >> 金属资讯 >> 正文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德州现金可靠的平台-足球受让3.5是什么意思

云铝股份日前发布了2019年首季业绩预告的更正公告称,“不小心”把“2019年第一季度业绩预告”错写成“2018年第一季度业绩预告”,虽是疏忽大意,但也有投资者认为出现这样的“低级错误太不严谨”;无独有偶,引起投资者注意的还有云铝股份前不久刚披露的巨亏年报。

云铝股份最近发布的年报称,2018年,公司实现营收约216.89亿元,同比下降近2%;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14.66亿元,同比下降323.14%。有投资者质疑:“云铝股份的营收同比相差不大,但净利润同比相差为何如此悬殊?”

巨亏超14亿元

根据云铝股份年报披露的数据显示,从营业收入的角度来看:按行业来分,公司亏损严重的行业是炭素制造行业、贸易及其他行业,营收分别为0元、9.97亿元,与2017年相比下降的幅度分别为100%、77.73%。但是公司经营涉及的所有行业毛利率与2017年相比均为下降。

其中,云铝股份的主营业务有色金属冶炼业务和铝材加工业务营收分别为114.42亿元、92.50亿元,毛利率同比下降幅度分别为50.62%、48.27%;按地区来分,云铝股份国外地区的营收为5.56亿元,同比减少46.45%。

另一方面,从营业成本来看,公司有色金属冶炼行业和铝材加工行业2018年的营业成本分别为107.15亿元、85.05亿元,同比增长幅度分别为24.23%、30.16%,这两个行业营业成本的增长幅度超过了营业收入的增长幅度。

对于公司业绩大幅下降的情况,云铝股份解释称:“由于2018年铝价持续下跌,氧化铝等主要原料和用电价格上涨,同时公司根据市场状况对部分设备实施集中停产检修,以及对部分资产计提大额资产减值准备等因素影响导致”。

《证券日报》记者查阅世铝网发布的铝价行情发现,2018年,铝价一直在低位徘徊,震荡区间在13450元/吨至15000元/吨,尤其是在2018年第四季度,铝价下跌趋势严峻。

业内人士认为:“高成本铝厂亏损面严重,云铝股份这次真的亏惨了。国有企业是国民经济的中流砥柱,有较好的资源配置优势,引领着企业发展风向和科技进步动向,作为国企的云铝股份此次并未体现出较强的抗风险能力。”

此外,年报显示,云铝股份旗下去年亏损较为严重的均是主要业务为铝及加工制品的6家子公司:云南云铝润鑫铝业有限公司、云南云铝涌鑫铝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铝涌鑫)、云南云铝泽鑫铝业有限公司、曲靖云铝淯鑫铝业有限公司、云南浩鑫铝箔有限公司、鹤庆溢鑫铝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鹤庆溢鑫),净利润分别为:-2.64亿元、-3.88亿元、-2.21亿元、-1.71亿元、-1.76亿元、-1.17亿元。

铝价受挫仍扩张产能

一边是铝价受挫,市场不景气;一边是扩张产能,继续收购企业。有投资者质疑,在全行业受铝价严重下挫的情况下,云铝股份是盲目扩张还是战略布局?

按照云铝股份的规划,公司还将继续扩大电解铝的产能,计划建设的鹤庆水电铝项目年产约达45万吨规模,项目分两期建设,一期约为21万吨项目产能目前已部分具备投产条件,项目二期尚需通过产能指标交易购买产能指标后实施建设。

为此,公司控股子公司鹤庆溢鑫拟购买中国铝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铝股份”)控股子公司山西华圣铝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西华圣”)19万吨电解铝指标,市场交易价格约为5000元/吨,预计交易对价为9.5亿元。

对此,业内人士指出:“云铝股份虽在持续扩张铝产能,购买电解铝生产指标,但公司又在公告中表示‘鉴于2018年四季度电解铝价格明显下跌及对未来电解铝价格预期的不确定’,停止了云铝涌鑫置换产能后淘汰的资产改造项目,且计提资产减值准备约1.75亿元。在对未来铝价预期不确定的情况下继续扩张产能的做法未免有些激进。”

有研究机构表示,2018年,铝市持续不振,铝价最终触底收官。春节后铝价出现小幅度回暖,但当前国内铝价已处于低位,企业也大部分处于长期亏损状态,由于下游市场环境欠佳,2019年铝价或难有大幅冲高表现。

2018年电解铝价格下跌对云铝股份造成较大影响,且2019年预期铝价回升动力欠缺的情况下,公司继续扩张产能是否合理?

就以上问题,《证劵日报》记者采访了云铝股份高管李力(化名),其表示:“经公司分析,国内目前铝产品的市场需求虽增长缓慢但确实在增加。公司基于这个事实,依旧按计划进行产能扩张。公司生产的水电铝由于其绿色环保的性质目前依然有较好的市场前景,公司产能扩张的建设项目尚需一定的建设周期,建设完成后公司将能更好迎接国内铝需求的增长‘旺季’。”

部分铝企加速产业转移步伐

财通证券对云铝股份的研究报告分析,在销售端,公司在2018年电解铝平均价格比2017年下滑约240元/吨,2017年,公司电解铝销量为137万吨,因此,铝价下滑导致公司137万吨的电解铝含税收入下滑约3.3亿元。

该机构分析,2018年,氧化铝、石油焦等大宗原材料市场价格同比2017年上升86元/吨和374元/吨,用电价格同比上升0.02元/千瓦时,导致公司含税氧化铝、石油焦成本和用电成本同比上升3.17亿元、0.97亿元、4.55亿元。

此外,据申万宏源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电解铝行业合计涉及减产产能294.6万吨,减产主要集中在高成本地区。除山西兆丰铝电、东铝铝材等少数企业受环保因素影响减产外,大多数是因亏损导致产能退出或转让指标,减产产能主要集中在山东(68万吨)、河南(53.3万吨)、甘肃(58万吨)等地区。

业内人士表示,除部分铝业产能退出外,还有部分铝企加速了产业转移步伐。由于云南、四川等地水电资源富集、电价有政策性优惠,吸引了一部分转移的铝业产能。产能转移使得其他铝企也能享受到较低的物流成本和电价成本,势必会助推当地铝产业的发展,加剧西南地区铝产业的竞争。转移的铝业产能“呈群狼环伺之态”,对根植于云南的云铝股份来说可谓前有“劲敌”,后有“追兵”。

神火股份董秘李宏伟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神火股份在河南的90万吨电解铝产能,在2018年10月份已经全部转移到云南了,随后河南的几家铝企,包括中孚、伊川等也都在跟进。”

李力认为,铝产能向云南转移一事对公司并未造成太大影响。“云南丰富的水资源、新疆地区丰富的煤炭资源是省外铝产能进行转移的一大原因,但是铝产能转移不会对公司造成太大影响。铝产业的竞争来自全国各地,只有公司自身产品实力过硬才能决定公司的竞争力,公司的产品不好就会被淘汰。”

责任编辑:李靖琴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版权声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